互联网 频道

硅谷投资人张璐:科技走进医疗领域,创新正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三天,七万人,上千位创业者、投资人、政策制定者及科技创新行业的意见领袖——Web Summit被《福布斯》称为“这个星球上最好的科技大会”。今年会上,既有像 Amazon CTO Wener Vogels、华为轮值副董事长郭平这样的行业领袖,也有前英国首相Tony Blair、欧洲委员会执行副主席Margrethe Vestage这样的政策制定者直接下场讨论,更有众多知名投资人、创业公司CEO。

这些参与者从先进技术、到商业应用、再到技术相关的社会问题,进行了激烈而具有极高价值的讨论。

总体而言,这场全球创新领域最受关注的年度大会,折射出了未来的两大趋势:医疗与技术的结合,以及通过创新来帮助人类社会解决存在的问题,推动它更加有效率、有温度地前进。

科技与医疗结合,可以比“治病”走得更远

马上就要过去的2019年,是生物医药领域的高光年份:创IPO数量记录,上市后表现超出预期;更多药厂有收购意愿,提供了丰富的退出路径。

AI、边缘计算、纳米机器人等技术也在和医疗行业紧密结合,拓展出了众多应用窗口,从疾病预防、病理诊断,到疾病治疗、手术预后,几乎可以说是覆盖了现有医疗体系的全流程。

硅谷投资人、Fusion Fund创始人张璐在会上提出,除了现有的进展以外,未来科技会在更深远的意义上帮助人类——那将会是一个“超级人类”的时代,技术让早期疾病筛查成为可能,从而提升人类的寿命以及老年的生活质量;技术同样能够通过平台性的技术提升效能,提高生产力、减少污染。

2018年,全球有约1810万人被检测出癌症,有超过900万人因为癌症死亡。还有数千万人在进行着和癌症的搏斗:化疗、放疗、手术、靶向药、免疫疗法,而副作用往往还有强烈的呕吐、脱发、肝肾功能受损等等。在全球老龄化的趋势下,痴呆症、帕金森等脑部疾病也成为威胁公众健康的重要问题之一。

“未来的‘超级人类’可能会活到120岁。而且老年生活的质量也会有巨大提升——同样是90岁到100岁,得了重症救治回来只能躺在床上的十年,和提前发现病症并完成治的十年,生活质量会有很大差别,技术正在帮助我们让后者变为现实。”张璐说道。这样的判断也让她在投资时会关注一些集中在早期诊断的医疗技术企业。

比如张璐此前投资的Mission Bio,可以通过单细胞基因测序来检测非常早期的小细胞癌,准确率极高同时提供个性化诊断和治疗方案;以及能够提前检测和监控老年痴呆的Savonix,更早的对这类脑部疾病进行个性化检测。

“只有用户的健康数据是不够的,只有行业洞见也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思考、回归人类本身。” UnderArmor旗下的健身app MyFitnessPal联合创始人及CEO Mike Lee表示。

早在上个世纪初,乳腺癌治疗推崇一种“根治性疗法”,外科医生将乳腺癌患者的患处、乳房下的肌肉、淋巴结甚至肩膀部分骨骼都切除,以期能够彻底消灭癌症。正是由对患者的关怀驱使,对癌症的治疗与理解逐渐突破,医生了解到癌症原理,从此放弃了过度切除,转而进行有限的病灶切除与化疗结合的方法,如今的乳腺癌已经不会造成可怕的毁形效果,同样治愈率也大大提高。

技术发展到21世纪,同样怀着对人类的关怀。除了确诊后的“治疗”,早期诊断、推动大健康领域发展的技术,是从根本上去帮助人类生活地更加健康、减少疾病的可能性或对身体的影响,进而不断提高人类的生活质量。

技术正在解放人类?

正如上文提到的,科技创新与医疗的结合,其实不仅仅在影响“生病”这件事情本身。

比如在医疗领域,过去有大量的医疗数据需要手动收集和录入。配合更先进的传感器技术,人工智能技术能够让这个过程自动化,减少医生的工作负担,收集更加优质的大量医疗数据。

“在医疗领域,软硬件结合是未来一个必然的趋势。”平安全球领航基金董事总经理Dr Marco Huesch介绍,平安旗下的平安好医生平台就让患者可以通过IoT传感器将自己的体征数据和医生分享,配合线上问诊。

另一方面,人类也会因为技术而关注到过去的“盲区”。

“全球有很多脑部精神类疾病患者,但是在过去,医疗数据非常难以收集,而新技术正在改变这一点,在历史上第一次我们可以持续性收集海量的个性化生理数据来辅助诊断和治疗。”张璐表示。

而功能更强大的手机、平板等移动设备也让医生能够更好地追踪和评估患者情况,提供移动端的支持,比如通过内置的传感器追踪患者是否有异常行为,提供持续性的生理数据监控辅助个性化诊断。张璐提到,她投资的一家这类公司Catalia health最近就拿到了美国最大的医药公司诺华和辉瑞的订单,正在稳步走向市场应用。

洛克菲勒研究中心的科学家Ali Reza则提出,脑神经领域的创新如今大部分的重点都在病理上,而他期待未来有更多的科技创新及应用,能够真正让人类对脑部功能有更多地开发。这也和上文中张璐提到的“超级人类”不谋而合。

比如硅谷脑机接口公司Paradromics,通过纳米机器人在人脑与机器之间搭建“接口”,用于翻译与连接人脑与机器,进行脑功能的修复,甚至人脑功能的增强以及人脑意识的备份。Elon Musk此前创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也正在进行动物实验,短期目标是研发治疗严重脑部疾病的设备,最终目标同样是增强人类脑部功能。

创新,作为一种善意

作为和每一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领域,医疗让人关注,更带来了问题:当我们的生活充满了传感器、数据、AI、分析、甚至未来的脑机接口时,应该如何保护自己的隐私?

“我们如今面临的问题在于广泛的数据收集——这样的系统让大部分人面对特权阶级时都变得极为脆弱。”因曝光美国政府监控项目而广受关注的前NSA雇员Edward Snowden在2019 Web Summit上说道。

久未露面的他,通过视频表达了自己对于科技创新与隐私之间角力的思考。

而张璐则提出了一个“数字资产”的概念:未来,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数字资产,也需要更好地理解如何拥有数据、存储数据、使用数据、衡量其价值。这样一来,下次有人说“我给你免费服务,以获取你的数据”时,人们就能知道,自己为这个免费的服务付出了多少“数字资产”。

正如Edward及张璐对隐私与数字资产的思考,会上的众多创业者、投资人、政策制定者都在强调的一件事是:技术需要回归人类。

这也是如今创新浪潮中的一个重要注脚:Innovation for the greater good(为了人类的未来而创新),这也是张璐在大会演讲中的一个主题,这可能包括让人类更有尊严地生活、包括在创新时不忘考虑对环境的影响等等。

在本次大会上,Google的可持续发展执行官(Sustainability Officer)Kate Brandt宣布了Google的首个可持续发展加速器,给以可持续发展为目标的欧洲、中东、非洲的创业公司提供工具及资源,帮助他们成长。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说技术向善就要牺牲财务回报的追求。而是我们发现现在的趋势是,对于社会和消费者来说,技术向善的价值得到了认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就是发掘那些伟大的公司,而他们也将在未来带来很多有益的影响。”张璐表示。

此前,美国一家女性卫生用品创业公司This is L发展迅速,在美国市场份额迅速上涨,创立数年后被快消巨头宝洁收购,而其在众多女性用品公司中崭露头角的原因正和“技术向善”有关。他们研发了对环境友好的有机女性用品,更加符合现在用户对于产品的需求,也是宝洁格外看好的这家公司的原因之一,这家张璐投资的公司也在3年内给她带来了超过10倍的回报。

“我们也许有了更新的技术,但我们并没有新的一套价值体系——尊严、正直、人性、平等,我们仍旧珍视这些品质。”欧洲委员会执行副主席Margrethe Vestage的话成为了结语。

虽然技术的创新令人兴奋,但更令人慨叹的,是技术背后仍旧有着对人的关注与尊重,而这也将成为驱动科技创新之船继续远航的巨大动力,带人类走向未知的科技时代。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