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IT168互联网频道
IT168首页 > 互联网 > 互联网应用 > 正文

李彦宏说"上车,走吧" BAT"造车"之路大不同

2017-10-18 17:20    厂商稿 来源:厂商稿  作者: 厂商投稿 编辑: 王珅

  【IT168 应用】今年,老百姓出行首选的巴士,似乎特别受到互联网大佬的青睐。

  50亿影帝黄渤的早期神作《上车走吧!》

  9月中旬,白衣飘飘的马化腾现身合肥某公交站台,人潮涌动中,小马哥面带深不可测的微笑,用手机刷码登上巴士。第二天,他又出现在了深圳巴士集团,继续马不停蹄地推广乘车码。

  而就在几个月前,阿里宣布,杭州公交巴士可以扫支付宝了,当地新闻标题是“刚刚,马云杀入公交领域”。

  这一次,轮到李彦宏。

  10月17日,百度与全国规模最大的巴士客车生产企业之一的金龙客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计划于2018年实现商用级无人驾驶微循环车的小规模量产及试运营。

  就这样,BAT大佬们轮番“登上了巴士”。

  可能大家不知道,这样的“巴士情缘”在四年多前就曾经出现过。

  2013年的3月下旬,在杭州的街头出现了这样一辆大巴,靠前位置坐着李彦宏,他后排就是马化腾,而在“售票员”位子,坐的是穿着绿毛衣的马云……一行数位知名企业家,受邀参观阿里巴巴。

  除了BAT三家的大佬,当时大巴车上还有刘永好、冯仑、曹国伟、王健林、郭广昌、李东生、古永锵、江南……被称为“身家最高的大巴”。

  不知为何,当时竟然没有留下彩色照片。不过,也正因如此,我们今天再看这张BAT三家老大共处大巴车的黑白影像,竟如一张精致厚重的老电影剧照,余韵悠长。

  实际上,巴士作为一个封闭的运动空间,随着乘客的上上下下,总是充满了很多可能性和象征意味。很多的经典电影,都把一些关键场景放在了巴士上。

  比如,《爱在黎明破晓前》里的邂逅,《春光乍泄》里的基情,《无间道》里的接头,《龙猫》里的温暖……

  今天,BAT三家围绕大巴(汽车产业)的故事,就好像一幕幕经典电影片段,在继续演绎着巴士情缘。

  Apollo的 《生死时速》

  大巴飞驰。

  一车人的命运系于速度,速度操控在安妮的手中。

  站在旁边的杰克问她,

  “你有驾照吗?”

  “有过,刚被吊销了。”

  “为什么?”

  “因为超速。”

  杰克笑了,安妮也笑了。

  7月,“Apollo”大巴车正式启动,自动驾驶技术开放路线图,就是“老司机”陆奇为它设定的“生死时速”。

  两个月后,Apollo1.5如约发布,代码新增6.5万,全球汽车产业链的合作伙伴急速扩张到近80家,北汽、东风、江淮……中国大半个汽车圈都加入其中,此次金龙的加盟更是将国内自动驾驶量产计划整整提前了两年。

  毫无疑问,Apollo在不断提速。

  被吊销驾照的安妮,登上大巴,跟杰克站在一起,以速度拯救世界。

  自行车失控的陆奇,来到李彦宏身旁,操控Apollo,正以速度开创一个新世界。

  A和T,两个茫然的《毕业生》

  这是电影史上最经典的一组长镜头:

  本恩不顾一切“抢婚”成功,拉着一袭白色婚纱的爱人伊莱恩冲上大巴。

  在一车人讶异的目光中,两人放纵地大笑,仿佛打败了整个世界。

  但年轻人的短暂激情和冒险过后,现实世界的重压扑面而来,生活还要继续,接下来怎么办?

  两个年轻人的表情由开怀大笑的狂喜,逐渐变成强撑自尊的微笑,又变为不知所措的茫然,滑向浸满眼眶的悲伤……

  当二马分别用微信和支付宝争先恐后地登上公交大巴,并击掌相庆,又分食了一块移动支付蛋糕时,会不会茫然地发现,自动驾驶的新时代即将到来了。

  如果,他们座下的汽车的概念都要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刷码”上车,还有什么意义呢?

  《警察故事》在飞奔的大巴外玩命挣扎

  Jack Chan在飞驰的大巴外玩命挣扎,

  像个失去超能力的蜘蛛侠。

  经过培根公司、经过李锦记……

  就是无法进入到大巴车内。

  Jack Ma,也正在汽车产业的外围挣扎。

  两年前,阿里、上汽共同出资10亿元成立了一支“互联网汽车”基金,同时投资成立了“斑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接管YunOS Auto,立志打造全新车联网体验平台。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只斑马,似乎在智能驾驶的大草原上走丢了。

  相比Jack Ma,小马哥似乎就更加外围在了汽车服务领域。

  买买买,似乎是小马哥缓解焦虑的方式。

  腾讯先后投资了易车商城这样的汽车电商,优信拍、人人车等二手车公司,以及修车易、宽途汽车、亿车科技等汽车后市场(维修保养等领域)公司。

  (最新的消息是,马化腾宣布,人工智能实验室已经开展自动驾驶等相关研发)

  路径依赖,《肖申克的救赎》中老布的悲剧

  佝偻身子的老布,用手死死抓着公交大巴的扶手,无助的眼神,像个刚刚被抛弃的孩子。

  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身后的监狱才是“home”。

  如今“家”抛弃了他,在那里人人都需要他,可是在外面,他什么都不是了。

  老布的悲剧源于“被体制化”,企业的悲剧往往源于“路径依赖”和思维惯性。

  当无人驾驶曙光初现,马云也在汽车行业玩起了“无人”概念。

  不久前,一年一度的“天猫汽车嘉年华”上,天猫汽车发布了无人值守的汽车自动贩卖机,据说引发轰动。

  对于汽车,电商大佬首先想到的还是卖。

  用阿里电商企业来说自动驾驶,也许有些苛刻。那作为阿里车联网核心产品的YunOS Auto系统能干什么呢?

  在更早些时候,YunOS Auto孵化出一项“无感支付”服务:车辆驶出停车场或者加油站,可以从绑定账户中自动扣费。

  汽车也可以更加便捷地买买买。

  “也许不久,停车场收费的大爷就要被取代了。”

  YunOS Auto的人说。

  据说,在电影中的巴士场景中,

  坐后座,一般都是爱情片,相对私密。

  靠门坐,一般是动作片,保持警惕随时逃亡。

  坐前面,一般是喜剧片,因为有突发事情要发生。

  坐上面,是印度片……

  我们再回看2013年,那张黑白照片,看似随意的座位安排,实则暗含着当年中国互联网产业的某种“秩序”。

  正是在那一年,百度研究院成立,李彦宏亲任院长,在无人关注的时候,百度率先驶入人工智能领域。

  四年之后,当年的播种开始收获,BAT大巴的座次安排又会发生哪些变化呢?

  当Apollo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开放生态时,这辆“超级大巴”接下来又会迎来哪些乘客?

  李彦宏又会冲谁招手:“上车,走吧,有大座!”

标签: 李彦宏
行车视线文章推荐

首页 评论 返回顶部